一颗纽扣

废话篓子生产机

昨天听这个歌,我俩对着哭了很久很久。

当年谈恋爱,他看邓稼先的电影,哭了。他是工程天才,但凡做点容易的事,想要过得滋润很容易。可他一路选择,艰难险阻,就是要做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最有用的事,尽最大的努力,补最短的短板。

我们知道很难,但是家人在最软弱时候的攻击,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计。最大的温暖,是同学和同事的感佩与支持。在北京,学校比家亲近。

他说,我们现在的选择,如果失败了,就是不孝子女,对国家也是雁过无痕。如果成功了,就是两弹元勋一样的功绩。这个堂吉诃德一样的人啊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

©一颗纽扣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