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纽扣

废话篓子生产机

昨天参加了投资方的投决会,就像面试一样,讲PPT,然后几个人提问题,我们回答。因为是理论上最后敲定的环节了,基本的大的问题前期都沟通过,所以昨天也只是问了些平常问题。仍然觉得有个别回答语言组织的不好,但是每次留遗憾也是常态。据说最后结论是通过,还有些问题要沟通,可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后面就是另一个联合投资方下周的决议,他们董事长要跟我们导师吃饭,照这个架势,不出意外的话,也会顺利通过。

只是,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到了这个年龄,其他事再顺利,也填补不了想要娃的空虚。更何况越顺利越意味着我回学校的可能性渺茫,从导师和学校的角度,如果我能在公司里把事情做成,为啥要浪费一个研究员名额给我,反正对于学校来讲都是一样的,都能分享到成果。

享受不到这个园子的福利,教育,和后勤,还要先去另一个城市闯荡。也不知人生计划何时迈入新的阶段。此去经年,人生渺渺,漂泊中前进。

评论

©一颗纽扣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