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纽扣

废话篓子生产机

我婆婆要求某人去天津之后,每天报个平安。——这么荒唐的要求,某人自然是不理她。

事实上,若单从生活讲,留在北京生娃也不是没办法,但是需要婆婆的配合。——把现在的房子租出去,再租个大房子。两居比一居的房租高不了多少。——然而我婆婆不同意租出去,这是她的房。——那房租我们就承受不起了,只能走。

而且,我婆婆从打一开始,就坚决反对雇保姆。——我觉得她就是不想我们给别人花钱。——我妈来不了,只能我家亲戚来,到时候也是要付钱的。我婆婆现在嘴上说ok,可是以她能搞事的惯性,指不定打成什么样一锅粥。除非离她远点,离开北京。

有时候觉得挺可笑。其实她很想跟我们离得近,参与我们的生活。我们买房时,使尽各种手段,想让我们买在跟她一个小区。南城那俩门挨门的房,一直视若珍宝,想着有朝一日,天长地久,还是要跟我们住一起的。

我们跟她不亲密,她也觉得伤心吧。——我又何尝不伤心。这么多年,无数件事。我也已经过了34岁,不再对别人抱幻想了而已。

评论(1)

©一颗纽扣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