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纽扣

废话篓子生产机

感冒了,好难受

这两天总算过了居家生活,一顿外卖也没叫,洗了冲锋衣,刷了几双鞋。下午还睡了一觉,休息过来了

刚去折腾资方幺蛾子。

我俩坐那思考,,,今年是中了什么邪,遇到的人,事儿,都是远超正常值以外的奇葩。

周末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听评书水浒传。。。。

最近几个月真是花钱如流水。。爸妈来京,小家电配齐,日常用品。全家的冬衣添置。我上个月看几次病,做了小口腔手术。招兵买马各种吃饭。

嗯,,我想说,,花钱怎么这么开心啊……

这周工作进度不理想。debug本来就常有意外,很难计划,以为会顺利,其实坑挺多。不过上周进度超出预期,算是弥补了。再深想想,大活也就这个了,这个坑趟过去,剩下就是清理各种小issue,这么一来,似乎进度又没那么差。

最近两天,资方又出了新的幺蛾子。今年真是风波不断。若都能平安度过,就给今年起个名字叫“定风波”。

这几天debug,瞎着急。后来想想,着急有什么用呢。

唉。水浒传追到第十集,太同情林冲了。

水浒传第六集,酷吏押送途中虐待林冲,看得好气啊!

优酷上居然有水浒传的高清片源。看了两集,好过瘾啊。

后仿卡壳,烦躁。

开始追《镇魂》,五毛特效好魔性,哈哈哈哈哈哈

某些人的疯狂折腾,貌似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,被我们结束了。
我只想说,上帝欲使人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祝你善终。

这首歌,今年春天曾经反复播放,帮助我度过了一个难挨的季节。再次听到,想起跟妈妈心连心的艰难岁月,我们克服了那么大的困难,让家里重新变得温馨。

现在已经是冬季,妈妈的健康状况遇到这么大的问题,我只有听着这首歌,为自己鼓劲,为她祈祷。希望一切好起来,即使回不到过去,也请给予我们接受的平静,和未来的希望。

上个月高效工作的后果就是,腰伤了……坐一会儿就觉得受不了,睡觉要垫着小薄垫子。年纪大了不堪用。。

本周琐记


投资人磨磨唧唧按部就班往前走,这时候横杀过来一个号称红三代做的基金,非要投我们。理论上两家竞争是好事,可是这红三做事风格吧,实在是接受不能,强抢民女的感觉。唉,发愁怎么拒绝他们,还不能得罪,让原来的投资人帮忙想主意吧。


上周末我俩都快被我婆婆气疯了。她就是有种本事,能把所有本来有点同情她的人,变成无比讨厌她,想要远离她。这周末跟我公公去看看房,聊聊。我就不多嘴了。去完就算。


下周一带我妈去北大第一医院看病。周末还要抽时间整理病历,打印。


欣慰的是,上周工作进展不错,小师妹做的另一个项目,也调试出不错的结果,我们大家都很振奋。11月就这样过去了。

一睡解千愁,早上好

疲惫,工作出错。明天打算休息一下,下午看个展。

周末过得真是……我觉得她真的是疯了

昨天听这个歌,我俩对着哭了很久很久。

当年谈恋爱,他看邓稼先的电影,哭了。他是工程天才,但凡做点容易的事,想要过得滋润很容易。可他一路选择,艰难险阻,就是要做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最有用的事,尽最大的努力,补最短的短板。

我们知道很难,但是家人在最软弱时候的攻击,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计。最大的温暖,是同学和同事的感佩与支持。在北京,学校比家亲近。

他说,我们现在的选择,如果失败了,就是不孝子女,对国家也是雁过无痕。如果成功了,就是两弹元勋一样的功绩。这个堂吉诃德一样的人啊。

做梦梦到我妈。我和某人在二楼看演出,我妈在一楼的票。看了一半,我突然想起我妈心脏不好,忙丢下某人下去找她。她果然虚弱,我搀着她回家,她靠在我身上说,妈妈老了,心脏不行,关节也不行了。

梦中惊醒。泪如雨下。我这心里,苦啊。

我们要招的那位女同学,周末才聊了一次,居然今天就提离职了😳,好迅速,也很激动。


投资那边,两个资方的投决会都通过了。进入后面细节落地环节。


感觉公司版图在一点一点踏实地展开。从销售额看,我们的进度算创业公司比较迅速的。一直不着急拉投资,因为归根结底想走自负盈亏的路。


坏消息是昨天发现芯片有个bug,之前对这类项目没经验,遇到坑也很正常。后面得花时间debug。


我自己,继续在原项目上努力,争取春节前后完成进度。

中午吃了一粒安定(反正这个月不打算怀娃),总得让自己睡好啊。抗焦虑效果不错,加上招人有起色,从下午昏睡到晚上。中间吃了顿寿司。

先吃好睡好,回归日常,最重要。

那天还跟某人说,清华里做得不错的老师,好多是学术世家,财富,优雅和才情都需要代际积累。有个词叫老钱,不是白说的。

至于我们,呵呵。这点家底不被某些人败光就不错了。眼界和做人做事,传承的也薄。白手打拼,某人挫败于不会谈判,原生家庭里从来没有谈判的空间,这辈子就只会,要么彻底同意,要么从客观上创造条件让对方不得不接受。

他还说,我们只能创业,还有一线生机,就算失败,起码这辈子做了自己想做的事,没白活。若只是找份糊口的工作,一辈子浑浑...

人到中年,一言难尽,啊……

口腔长了个囊肿,一年多了,时好时坏,也不疼,就是总硌得慌。今天下决心到口腔医院处理下。大夫说就是牙咬出来的唾液腺囊肿,不算肿瘤,连良性都谈不上。切了就行,或者激光,无创但是贵一些。


想着今天没什么事,就选择切吧。上午验血,下午一点手术。中午在医院吃了东西等着。回想起差不多十年以前,也是经常跑口腔医院,四个牙做根管治疗,做牙冠,跑医院就是家常便饭。


那会儿要博士毕业了,工作定了,论文也写完了。心里无事,对未来一片憧憬。现在就是中年心,不得静。

安排我爸妈十五号以后来北京。我家房子出租出去,9号收回来,刚好他们住。今天上午上网买被子,锅,安排快递时间。这也就是北京,快递方便。这我还觉得琐碎烦躁。真是一点也不爱打理生活。

身为一名女的,想要做点事,真难。男的轻易就可以号称自己家庭事业两不误,女的,还没见过不牺牲的。


挫败时候就看《广告狂人》,女性主义作品。

上清华之后,和其他很多人一样,在牛人林立的环境里,我受到了沉重的打击。总之就是啥词都可以是我,只有学霸不是😂


大学跟高中以前的学习方法很不一样,大一基础课,还可以做习题找方法。等到学编程序,就被打击死,用师妹的话说,上课跟作业两码事,作业跟考试两码事。一学期学的都是啥,毫无概念……紧接着小学期编程序大作业,望着习题头脑一片空白,瞬间所有自信都没了。偏偏这类逻辑题目,对人的资质区分很大,不同的人解题速度差距大极了。很多女生就是从那时起开始讨厌电子系的吧。


再到后来,数字电路,随机过程,每学期都有让我彻底“缴械”的课程,明明学得已经很努力了,假期都不出去玩,但就是不行。大部分时间在焦...

昨天参加了投资方的投决会,就像面试一样,讲PPT,然后几个人提问题,我们回答。因为是理论上最后敲定的环节了,基本的大的问题前期都沟通过,所以昨天也只是问了些平常问题。仍然觉得有个别回答语言组织的不好,但是每次留遗憾也是常态。据说最后结论是通过,还有些问题要沟通,可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后面就是另一个联合投资方下周的决议,他们董事长要跟我们导师吃饭,照这个架势,不出意外的话,也会顺利通过。

只是,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到了这个年龄,其他事再顺利,也填补不了想要娃的空虚。更何况越顺利越意味着我回学校的可能性渺茫,从导师和学校的角度,如果我能在公司里把事情做成,为啥要浪费一个研究员名额给我,反正对...

小时候没看过金庸,上大学假期借了一套《倚天屠龙记》,真不该以这套书开头,差点没被张无忌给气死。那股老实人花心,唯唯诺诺不负责的劲儿像极了我前男友。从此以后对金庸著作停留在刻板印象里,再没有看过别的。


这次看到好朋友提到《笑傲江湖》和《鹿鼎记》,才觉得好像错过了好东西,有时间可以找来读读。

最近经常跑校医院,也是突然多出来时间了,就把以往积攒的小毛病去看看。

虽然是二级医院,但是服务质量在我心里是一流的。人少,大夫认真,照着流程做检查,按流程开药,谨慎不乱来。

其实那些常见病,只要做到这些就足够了。

1 2 3 4 5 ————
©一颗纽扣 | Powered by LOFTER